探秘外汇数据,感受跨境贸易投资

发布:2021-05-27 14:44 来源: 人民网
对个人来说,不管是出国留学还是旅行,都要与外汇打交道;对企业来说,进行跨境贸易也离不开外汇。那么,一笔外汇数据从产生到收集的全过程是怎样的?

宾:

李玲青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分析预测处处长

牟传兴 国家外汇管理局科技司监管科技处处长

鲁峰华 国家外汇管理局经常项目管理司货物贸易处副处长

刘妍 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机构监测与非现场检查处副处长

主持人:

葛孟超 人民日报记者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由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人民网强国论坛和全国党媒信息平台联合推出的财经访谈节目——《人民e财经》。今天我们的主题是:探秘外汇数据,感受贸易投资。

对个人来说,不管是出国留学还是旅行,都要与外汇打交道;对企业来说,进行跨境贸易也离不开外汇。那么,一笔外汇数据从产生到收集的全过程是怎样的?近年来的国际收支和外汇数据能否体现出我国经济发展变化的过程?如何应用外汇大数据来精准打击地下钱庄等违法犯罪行为?今天我们到国家外汇管理局一探究竟。

主持人:在进行跨境贸易的过程中,企业难免和外汇打交道。一笔外汇数据从产生到收集的全过程是怎样的?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鲁峰华:以某机械设备出口企业为例,银行收到境外汇入的货款,核对出口企业的交易信息后,为其办理货款入账,并进行数据申报。企业的涉外收款信息就这样通过银行系统传输到了外汇局。在此基础上,外汇局开展贸易收支形势研判和监测管理。

主持人:现在我们面前是一个跨境资金流动全景展示的大屏幕。大屏幕上也有很多跳动的数字,非常吸引人。能不能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屏幕上的数据?

李玲青:为了外汇管理的需要,包括统计监测,外汇局实际上采集了非常多的数据。比如银行结售汇。主要是银行的客户每天到柜台上来,要出去旅游可能需要换一点外汇,这就是结售汇。客户在银行换汇,或者把外汇换成人民币(6.3800,-0.0108,-0.17%),都在结汇和售汇里面。

左下方这个数据叫做储备余额变动。每个月外汇局会公布外汇储备的变动,是我们观测国际收支的一个非常主要的指标。

右上方有一个跨境收支情况。主要说的是客户在银行要把钱汇出去。比如出去旅游,要把钱汇给境外的旅行公司,这个就变成了跨境支出。同理,比如外贸项下有一笔钱进到国内企业账户上,这边就变成了一笔收入。

从币种上也可以进行一些详细的分类。既可以看人民币的变化,还可以看整个外币的变化。如果我仅仅想看一下货物贸易,这个图就可以展示我们和其他国家的货物贸易的往来。如果我想看和其他国家的直接投资的情况,也可以通过这个动态的图,很直观地得到一个展现。

主持人:您认为这些数据从宏观、中观、微观层面来看,对我们有哪些意义?

鲁峰华:从形势研判方面,结合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外汇局从时间、地区、贸易方式、国别等多个维度对外汇资金流动现状和未来变动趋势进行整体性和结构性分析。在业务监管方面,以外贸为例,外汇局以外贸企业作为微观管理的主体,依托监管平台采集的各种信息,并结合企业历史业务情况、行业特征等信息,运用科学的监测方法实现对企业非现场动态监测,评估企业的业务真实性、合规性,识别异常交易,实现对外汇违法违规主体的精准打击,维护正常的外汇市场秩序。

主持人:一般老百姓可能对于什么是经常账户不是特别明白,经常账户主要包含的内容和项目有哪些?

李玲青:经常账户反映的是一些高频的对外经济交往。比如货物贸易,大家通常所说的进出口,也包括服务贸易,也包括一些投资的收益。与经常账户相对应的还有一个资本和金融账户,我们之所以叫国际收支平衡表,就是因为经常账户和金融账户的方向相反,规模大体应该是相等的。比如,出口挣的钱,可能通过银行或者企业部门把这些钱用于对外的投资。

主持人:比如我为了出国留学到银行去购汇,购了三万美元的汇,这三万美元实际上也是在经常账户。

李玲青:对,您的理解是非常准确的。服务贸易里面有一个对我们国家来说影响较大的项目就是您说的旅行。我们出去旅游,包括出去留学,这些花费都会在我们的服务贸易里面有所体现。

主持人:企业的货物贸易,比如说向境外出口或者进口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体现在经常账户里面。

李玲青:对,是体现在经常账户的货物贸易里面。

主持人:近年来,我国国际收支和外汇数据,能否体现出我国经济发展变化的一个过程?

李玲青:经常账户是一国对外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交往的集中体现。我国经常账户在近30年来一直维持着一个顺差的格局。从图中大家可以看出来,尤其是进入到本世纪以后,经常账户的顺差是一直在上升的,2007年的时候,经常账户与GDP之比达到了9.9%的历史高位。随后,经常账户的顺差趋向逐渐平衡,2010年以后基本上都维持在4%以下这么一个合理均衡的水平。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但我国产能包括经济恢复较快,所以我们的经常账户顺差是出现了一个逆势的增长。这个一方面体现了我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的重大成果;另外一方面也反映了我国贸易产品的种类比较齐全,产业链条比较完备,以及贸易多元化的特征。综合来看,2020年经常账户的顺差和GDP之比处于1.9%,仍然在一个合理均衡的范围内的。

经常账户比较平衡的演变趋势,主要是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反映。我们认为,经常账户目前这种趋势性平衡的格局,未来也会继续保持下去。

首先,从决定经常账户差额的储蓄率和投资率的缺口来看,过去的储蓄率是比较高的,近年来有一点回落。但与主要的发达国家和GDP大国相比,我们的储蓄率目前还是处在相对高的水平。另外,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投资是在提质增效,所以投资率目前也是比较平稳的。也就是说,从储蓄率和投资率的缺口来看,经常账户也应该是平衡的。

其次,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有利于货物贸易提质增效。我们有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也已经深度地参与了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大家都知道,中国是唯一一个拥有工业产业门类非常齐全的国家,在41个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里面,我们实现了产业全覆盖。在这种情况下,产业门类齐全为我们的制造业转型,融入全球化,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我们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看,现在是在不断上升的。

主持人:近年来,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吸引外资竞相登陆。从外汇数据的变化上,我们也能观察到这一趋势。

李玲青:从这个图里大家可以比较直观地发现,近年来,我国在证券投资项下,总体维持了一个比较活跃的交易,并且从差额来看是小幅顺差的格局。一方面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证券市场非常感兴趣,一直在增持人民币的资产,这几年来规模不断上涨。2017年首次突破了1000亿美元,2020年突破了2000亿美元,创了历史新高。

另外一方面,我们国家的对外证券投资,从2015年开始,规模有一个比较大的跳升,这也是反映了我们对外开放的成果。2020年大概是在1600亿美元的水平。

主持人:您认为,下一步境外投资者能否继续保持对我国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意愿?

李玲青:我觉得会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

首先,经济基本面是决定外资是否流入的一个根本性的因素。从我国来看,我们当前经济发展的前景是非常好的,特别是在疫情冲击下,体现了经济发展的韧性。比如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经济开局是比较良好的,经济稳定恢复的态势没有改变。

第二,从外资占比来看,未来提升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目前我国股市和债市加起来的规模大概在27万亿美元左右,其中外资占比在3%-5%左右,并且未来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国际接受度和兼容性的进一步提升,外资投资的潜力和空间都是比较大的。

主持人:外汇大数据能做什么,大家都好奇。一方面,可以通过分析外汇数据为打击地下钱庄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决策支持;另一方面,可以将外汇相关数据推送给银行等金融机构,为小微企业进行增信。

近年来,外汇局在数据应用上也做了很多方面的探索,比如说在打击地下钱庄方面,能不能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刘妍:外汇管理部门通过科技手段,不断推进科技赋能外汇监管,提升我们的打击成效。2020年,外汇案件罚没款一共是9.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9.3%,而且很多都是打击地下钱庄交易对手案件的罚没款。我们非现场的分析,对案件罚没款的贡献率在提高,非现场线索的成案率也是在提高。特别是像地下钱庄、虚假欺骗性交易一些线索的成案率也是超过了五成。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一个概念叫非现场检查,我的理解是不用去现场、就可以找到线索分析案件。咱们是如何做的?

刘妍:主要是通过扎实的外汇数据,我们可以进行全口径的扫描,发现一些违法违规的线索。

主持人:咱们是如何利用这些数据,通过哪些方式去查找到这些线索的?

刘妍:因为数据是我们筛查线索一个最重要的基础,而我们不光有外汇数据,我们还需要更多维度的数据进行勾连,来综合判断一些主体或者一些行为的商业合理性、逻辑合理性,来筛查违规的线索。所以,我们也是和一些监管部门,比如海关、税务,建立了一些合作,获取了他们的一些相关的数据,这样综合起来进行加工和分析。

我们的办案人员,在办案过程当中,经过长期积累、经验总结,把一些违规行为的主体、交易行为和资金特征寻找出来,并把它转化为专家规则,放置到我们的“全国外汇非现场检查系统”里面,让它自动地筛查线索。这个系统2010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投入使用,后来不断地升级改造。到2019年的时候,我们引入了关系图谱和特征矩阵这样两个智能模块,它们可以分别通过可视化的和模型化的技术,来帮助我们检查人员自动生成一些线索,特别是一些团伙型的线索,也可以帮我们实现资金的穿透式分析。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一个概念叫关系图谱,能不能请您给我们展示一下它是怎样的一个形式,是如何运作的?

刘妍:这个就是我们用关系图谱生成的一个网络图。其实所谓的关系图谱,就是把一些主体之间的,像收付款关系或者股权关系等通过图形的形式把它展现出来,帮助我们对一些团伙式违法进行挖掘。

主持人:普通的外贸型小微企业,在融资的过程中存在一些痛点。外汇局掌握的数据,如何更好地为小微企业服务?

牟传兴:多年来,外汇局掌握了中小企业的进出口的货物数据和资金收付汇的数据。这些数据能够帮助企业提供它的信用信息,特别是有一些质押物的凭证信息,可以帮助企业做一些应收账款融资服务。从这个角度,外汇局考虑到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还有多方共识的特点,能够很好地帮助解决上述的问题。为此,外汇局探索在跨境金融服务领域利用区块链技术搭建了跨境信用信息服务平台。

主持人:跨境区块链平台上线以来,取得了哪些成效?

牟传兴:跨境区块链平台运行以来受到银行、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欢迎,效果明显。目前自愿自主加入区块链的银行,已经达290多家,约占全部办理外汇业务银行的1/2。截至20214月,平台累计完成融资放款11.8万笔,金额超过900亿美元,服务企业超过7000家,其中中小企业的占比超过75%

其他方面,我也给大家举个例子来说一下平台的效果。比如重庆地区在做融资放款的时候,平均每一家企业每一笔业务在办理授信质押时可能要查看的凭证达60多张,最多的一次可能涉及到一千多张的物流凭证。平台上线之后,可能通过系统自动地来进行匹配和核验,办理效率从一到两个工作日缩短到20分钟。

主持人:在数据应用上,刚才已经谈了很多内容,下一步有哪些考虑?

刘妍:“十四五”规划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目标,也为我们高质量跨境金融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前随着高水平的开放,我们跨境收支的规模越来越大。同时,我们跨境的支付有一些新型的支付手段出现,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给我们传统的监管方式也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和要求。所以,我们下一步一定要继续坚持利用科技赋能外汇监管,提升我们监管的质效,维护我们外汇市场的秩序和国家经济金融的安全,实现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双重目标。


网上老虎机娱乐场-网上老虎机在线-网上老虎机现金网开户-推荐官网